????“小远哥这是事情忙完了吧?”叶知予看见了楚暮远还没等他说话她开腔了,笑眯眯地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小远哥晚归而有丝毫埋怨。

????“呵呵,我以为我家媳妇会发怒呢---这么晚回家。你这么好脾气都让我不好意思了。”楚暮远开着玩笑,径直走到床边坐下,伸手就给叶知予来了个“摸头杀”。

????温温柔柔的动作让叶知予又忍不住舒展地一笑,“好了,不要来这咱温柔攻略,我又没有责怪您,洗洗澡睡觉吧。”

????“好吧。”楚暮远说着话站起来,仿佛很失望的样子说道:“你就没有其它的话要问我吗?”

????“你要想说,我不问你也会说的。你要不想说,我问了你也不会说的。”叶知予俏皮地笑着,一本正经地说着很有“哲理”的话,成功地把楚暮远逗笑了。

????“我家小予真的好聪明的样子。”叶知予的话也成功地把楚暮远给拉回坐在床头边,一脸认真地说道:“而且你说对了,我正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????“真的?我还一语中的了?!”叶知予故作惊讶地盯大了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,一脸无辜又可爱的样子着实招人迷。

????尤其是招坐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的迷!

????楚暮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只是凑过去吻了吻叶知予的额头,很认真地说道:“是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????接下来楚暮远就把靳春梅见她的事情说了一遍,然后还顺带提了一下小四在自家别墅门口守到刚才的事情也说了。

????叶知予却没有说话。

????楚暮远很认真地看着叶知予,静等她的反应。

????“看来人的精神境界的高低真的和富生穷养没有多大关系。”叶知予终是说话了,一开口就很富有人生哲理。

????楚暮远却乐了,没承想,自己一不小心找了个“哲学家”样的小媳妇儿呀。

????“你笑什么?”叶知予却瞪了楚暮远一眼,“难道我说错了?”

????“没有!绝对没有!”楚暮远急忙举起大拇指手动点赞,“我媳妇说得太对了,怎么样,我还想听听您的高见,继续往下说呀。”

????别看楚暮远一口一声称叶知予为自家小媳妇,也只是在这种只有他们丙个人在场的情景下。楚少隐婚,那可是连其他三少都没有告诉的事情。

????当然不可否认他们三个人从其它渠道有可能已经知道了。但是,即便这样,人家当事人不提,他们三个也会难得糊涂一次。

????心照不宣有时候也是好兄弟相处的秘诀之一呀,哈。

????“我这才不是高见,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”叶知予一听楚暮远调侃自己,不乐意地嘟囔了一句。

????“不是高见也行,实话实说更好。”楚暮远见自家媳妇瞪自己了,笑着顺手推舟道:“我更想听实话实说。”

????其实,楚暮远心里是最了解叶知予,别看她平时不咋爱发表言论,但绝对是一个心明如镜的人,更是个懂分寸的人。哪怕人家叶小姐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娇小姐跌落成一个花房姑娘,其诚心未变,真挚更没变。

????。